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我的人品最近用完了

感冒,我竟然感冒了!不可思议的事。我这个万年在感冒的人竟然会被人传染感冒,我果然被灵异掉了。昨天起来扁桃体发炎,嗓子疼,流涕,然后又在找我同桌兴师问罪时光荣地把“我被你传染感冒了”说成了“我被你遗传感冒了”,被嘲笑时间达两节课加一中午,TAT。然后晚上一切症状变本加厉,搅得我没睡上一个安稳觉,早上起来头痛欲裂,差点被老妈押到医院去。所以说我一定最近干了什么不好的事,以至于人品值为负。生物书失踪,听写本找不到,结果它们在同一时刻HLL地一齐现身,以及其他一些莫名其妙的小事一堆,什么笔套在眼皮底下遍寻不到啦,试卷放进桌里的却少了一张啦,说话不经大脑什么的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持续被鄙视中,呕到我无语。然最最可恶的是宁波公交,啊~容我哀嚎一声。竟然让我在车站等了55分钟!55分钟!!我到家都7点半了!有这么拖班的么。所以我要去反省,好好地反省……
今天加昨天,我抱着电话机打了不下二十个电话,间或咳嗽、清嗓、流涕、呼唤老妈倒水,于是老妈不负众望地怒了,说你干啥呢电话打个不停,于是我只有喋喋不休解释了半天。是了,运动会啊,我们最后一年的运动会啊,的开幕式^ _ ^。最后一年啦,所以我们要怎么拉风怎么干,哦HOHOHO~
所有的工作都要在“十.一” 前计划完毕,材料买好,所以只有不断打电话啦。原本打算用气球墙的,结果一问,那价钱贵得吓死人。光气球充氦气一个要五元,近两百个气球啊,虽然今年班委费充足,也经不起这么挥霍的说。只好改变计划,用超大的气球,再在上面喷数字。我们是改变一下数字位置就能变成“2008”的“0802”班,独此一家,^ _ ^。大家的话:誓把奥运风格进行到底,笑。所以下个星期就会在跑店铺中度过了,要开始忙啦。还要买衣服,在上面画图案,可怜的小pe,44件衣服,人民大众会尽量为你负担的。

ps.放气球要去市政府审批,真诡异。所以大概不采用原先无比虚荣的“气球上天”计划了,可惜了。
pps.刚看了无锡演唱会,于是说蕃茄台真无良,剪了那么多,小井呐~呼唤一下。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真诡异这世界

上周五班队活动,安排了一个叫“放我出去”的游戏,同学拍了小段视频。今天同桌来说,他昨天想把视频传到土豆上,结果连续两次审批

没过,理由是“内有色情内容”,集体被煞到。然后要来视频再看,只有摇头叹气,玩“放我出去”时,由于是“肉搏战”,两男生扭作一团

,最后一个把另一个狠狠压在地上,作“死也不放你起来”状,当时看来是异常搞笑,可不知前因后果地看着确也HLL地让人ORZ。旁边一美女

笑眯眯得说:“真暧昧啊真暧昧,我要保存下来,别人看了肯定吐血。”蔡蔡一脸惊恐:“你个同人女!”我淡定地纠正:“不,她是同人狼

。”于是说,这世界果然变成DM的天下了么,真诡异的感觉。另:审批视频的工作人员那什么眼神,我们如此纯良的游戏,用的什么形容词!

掀桌!


最近碰上了一连串灵异事件(上面的不算),我要去好好检查自己的RP。

台风来啦!叫“韦帕”,这名字……

刮台风啦,刮台风啦,竟然还是正面袭击!由于向来有个舟山挡着,所以发生这种情况还真是难得,难得到今天下午一节课后就放学,明天还停课,算是受灾劳苦大众的幸事。
一大早的到校就看到一堆同学讨论着是上午就放学还是下午放,各种小道消息满天乱飞,以至于上课期间大多数人的一半注意力都集中在教室外。上午的天气也非常给面子,虽然台风还没正式登陆,但在附近左徘徊右游荡地硬是把场大暴雨下了个抑扬顿挫,跌宕起伏——雨小的时候细比牛毛,大了老师上课都得把声音提上两个八度。结果中午去食堂吃饭时很荣幸地正上台风发威,真正的暴雨如注,一走出教学楼人就湿了半边,有伞都不顶事。我们那一层楼还年久失修(?),墙壁漏水,这才三楼啊,上面还有两楼外加一天文台呢,咳。最壮观的莫过于楼道旁小教室前,两道墙间裂了条缝,硬生生在楼内漏水漏出了大瀑布,那个声势浩大啊。旁边人拉住我“我们学校这该不是危房吧?”想起昨天新闻上播报的关于访台措施:“处于危房中的民众”云云,不由线两条。
期待明天天朗云舒,一切太平吧。这样懒觉也可以睡得安心点。
————————————————————————————————————
以下是开学后的总结,叹,差不多两星期没理我这新开的博客了。
大概初三过得太舒服了,连我自己都看不下去,所以老天说什么也得在高三这一年下死劲地把我好好虐上一番,这什么世道啊都,嫌我们觉悟不够还怎么的,有必要那这么多作业来提醒么,叹气叹气再叹气,平均一天十页生物!!掀桌!!!我们可亲可敬的英语老师说得好:高三既考脑力也考体力。我可怜的睡眠时间。我们粉可爱的化学老师开学给打的预防针:你们是使用老教材的最后一届了,高考出题的老师一般是不会再做什么创新了,肯定是一些经典题,你们题目多做做,到时候考到一样的题目都不奇怪。看看,说得多轻松,说得跟我们一个个乖乖做题北大清华就会招手发邀请函了似的。于是我到现在还没完全接受这一可悲可叹的现实,依然处于愤青状态,,只是大概再过上几天就可以麻木了。想生物老师第一次说做28页题时全班群情激愤的场面,现在他再说做一个两个考点的也就几声弱弱的惨叫了。

琐碎杂事:

班里收保险费,回家后拿出一大叠白天收的保险单统计人数,整完后抄入正式投保单内,一直折腾到十二点。老妈一觉睡醒出来:“怎么还不睡?”没好气:“抄保险单。”老妈呈踊跃状:“我帮你抄,你去睡吧。”悲痛欲绝:“你不早说,我都抄完了。”

体育课老师要求重新组队,我们队走了一人,就拖了YF加入,一时实力高到人神共愤(我就是那垫底的,笑),YF她们队就此少了主心骨。上课时两方遇见,问及对方队有何感想,小猪娇哼一声:“猥琐(音shuo)。”众人暴笑,于是继续开始“三打三”。

打完篮球,汗湿衣背,鉴于校服沾水后透视效果太好,问YF借了她外罩的衬衫换上,第二天洗了去还,碰上他们班老师拖课,长达十分钟,我立于他们教室对面那一边的走廊,作等候状。YF同桌(坐在窗边)发现我后,拉开窗户隔了十几米地冲我猛烈挥手,线一条条。

语文老师上第二课课文前,一番长篇大论,总结下来就一个中心思想:这篇课文有点问题。立时课堂变成纠错大会,可怜那位作者。当然,由于考试照考,所以我们笔记照抄,这就是应试啊应试,摇头。

班里五个男生进了物理竞赛决赛,停课备战。我班本就人口不多,这下愈发显得人丁稀少,于是众人蠢蠢欲动,换位的换位,换人的换人。我搬到蔡蔡旁边,每日上课无聊时就开始咬耳朵,无良。

换了个政治老师,原先“前凸后凸”的那位接了钱湖校区的工作,两地跑,没时间管我们班,就来了个中年妇女,不知怎的和“西门庆”扯上了关系(据不可靠解释是因为名字的谐音,但由于我不知道她姓啥名谁,所以……),一日上课时,蔡蔡调侃我身后某陈姓同学:“我知道你最爱我们政治老师了。”陈某极力抵赖:“我才不要当潘金莲。”蔡蔡鄙视之:“没有你这么可怕的潘金莲。”众人绝倒。

呼~睡觉去也。

PageTop

プロフィール

若木

Author:若木
FC2ブログへようこそ!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CHAT BOX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テゴリー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ブログ内検索

RSSフィード

リンク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