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愿生者坚强,死者安息

从5月12日地震发生那天算起,今天正好是头七,死者魂魄返家的日子。刚去点了蜡烛。愿死难的同胞安息。无法实际地做些什么,唯有默默地哀悼和祈祷了。

上周学校办了义卖活动,虽然对这种稍嫌花哨的做法略有微词,但也算是尽了绵薄之力吧。

今天的升旗仪式,操场上响起了前所未有响亮的国歌声,国旗下讲话的老师的声音几近颤抖。高三的最后一次集会,低沉而肃穆。


这两天一看新闻、帖子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昨天在天涯看到一张帖子,全是在地震中死去的孩子的照片,眼泪止也止不住。

2008是多事之秋,年初大范围的冰雪灾害,近日的地震,这些自然灾害是身处宁波的我难以想象的。图片文字的描述已让人不忍视不忍闻,直面灾难的人又该如何面对满目疮痍的家园,承受家破人亡的悲痛。今天的新闻已有部分从救灾转向了灾后重建工作,这当是更艰巨的任务。但如温总理所说:“只要人在,我们就一定能够渡过难关。”整个民族的凝聚力,全中国团结的力量,灾后将呈现的是一个更加美丽和谐的所在。


2008,天佑中华。坚信中国终将挺过这次灾难,站上新的高度。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众生生白发

新生白发一根,恐是高考之触须,将破皮入骨,溶血入髓。


后桌的男生说:“哎,你最近太辛苦了吧,长白头发了。”一惊,上两天还在兴致勃勃地数我同桌还有小宓头上又添了几许霜白,顺带嘲笑一番,不料想报应来得这么快,现下就轮到自己了。偏了头叫我同桌挑出,才知竟是长在头顶正中,真个“高于顶”了。曾听人说,白发越拔越多,故也不敢动它。又没带梳子,解了皮筋,以指代梳,随便理了两下,再问同桌白发还可见否,同桌大力点头,一脸诚实状。不由气结。于是自我嘲解:“唉,老了。”身边人立时倒了一片。

也不知这一根白发算不算是累出的。应该不是吧,毕竟也没有真的去“头悬梁锥刺股”。只得叹:高考将至,连白发也出来凑热闹,惟恐天下不知我等是高三生。



宝莱篇
同桌这周办出了签证,将赴美国爱荷华州,算是已脱离苦海。不过“四人帮”里他是最早被发现长白发的人。男生头发短,根根直竖,偏有几根白发长于其他,于众发间卓尔不群,大有“独领风骚”之势。于是那几日天天以提醒他“哎,你白头发又翘起来了”为乐,看他忙不迭抬手去镇压头顶作乱的白发,实是无聊作业时间里一大消遣。

小宓篇
小宓头发长于我同桌,自不会出现白发如枪杆子根根直竖的情况。小宓脑后本有一戳异色毛发,焦黄,曾被他初中同学冠以“杂毛”之名。平日里不留神倒也不易发现。那日说起,我同桌凑近细看,忽惊喜莫名,言小宓的头发家族又添一生力军,乃白发是也。小宓起初不信,怎奈我也如是说,并用手机拍下了他白发的靓照交予他,证据缺凿,由不得他自欺欺人。于是小宓那晚乐颠颠地回家以白发向父母邀功,言自己如何如何努力用功,如何如何劳累辛苦,偏他父母谁个也不买账,郁卒万分。

蔡蔡篇
女王大人一头乌好头发,自是与白发无缘。也是无需“千军万马过独木桥”中的一名。只是被不少老师差遣,并不见得清闲。更兼同时有钢琴课和拉丁舞课,见了我也是连叹自己不得休息。

曾有一室友,天生的少白头,遗传原因,发间根根白。待她留长头发,扎起马尾后,倒也不那么明显了。





同桌已申请休学,累我近几天孤家寡人一个,原想勾花花过来与我同坐,偏她畏惧我们班主任,犹豫不定,让我得了口实好一阵调侃她与她同桌。她同桌倒是个脸皮厚的,任我们一干人等说什么,都一一应下,真正拿他没办法。

近日里徐同学开始如蔡蔡一般喊我“阿八”,叫第一声时抬眼看我,嘴角含笑。我应一声,算是一段新交情。徐同学,色女一个,说起话来毫无顾忌,天天与Anny还有小Pe上演肉麻狗学剧情。一日拿了百醇给她,她和小Pe拿了一根就开始各自从两头开吃,惊得我几乎眼珠子掉下,大呼“受不了了”。她二人竟毫不以为意,硬是用这种方式吃完了大半包。瀑布汗。



有同学开始写同学录了。觉得有些好笑:会记得的,写不写都不会忘;记不得的,写了也不见得就会不忘。不过确是要散了,比不得初中毕业,基本上都还在一个学校,高考一完,大家怕就天南地北了,不知还会联系的有几个。忽想起从初中起,每每被人称呼的名号,虽算不上千奇百怪,却也不少了,罗列一下,怕不下两位数,也算是纪念了。

初一军训时被人叫“猫”,原因不明。从此衍生出各个不同叫法,因人而异。叫“钱猫”的挺多,只是总叫我想起招财猫……会有女生喊“猫猫”或“猫咪”, 也有的一直叫我英语名“Joyce”,算是正常的。还有的叫“咪咪”,每次听见都想掉线。另有某人:“死猫”“笨猫”“呆猫”……我忍!发抽的时候会用很欠扁的声音叫我“钱咪咪”。基本上可以立时召唤出我鸡皮疙瘩一身。林大头叫我“阿呆”,叫的时候摇头晃脑,多日不见了,会延长我的名字,拉着我喊“阿呆呆呆呆……”直到我绷不住笑倒。室友的叫法是“阿猫”。蔡蔡独创的是“阿八”,由来甚麻烦,懒得写了。从来只有她一人在这么叫,现在也有蔓延开的趋势。有交情的人里面,会正儿八经叫我大名的,除了老师,大概就只有男生了。想来我这名字大约甚是拗口吧。想起自己的名字可以被曲解的那个意思,就忍不住要发笑。嗯,其实还有一个叫法的,只是在我的强烈抗议下,最终被取消了。“阿咪”,人家不要做奶糖啦,泪。

PageTop

プロフィール

若木

Author:若木
FC2ブログへようこそ!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CHAT BOX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テゴリー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ブログ内検索

RSSフィード

リンク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