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累死了

刚刚整完了客厅:一地的硬板纸、三把尺、两卷透明胶、两张砂纸、一把小刀。蔡蔡说得好:“花的人力和财力成反比,要想省财力,那就只能费人力。”班委费毕竟不是自家的钱,总得精打细算才可以,何况班主任下了看似宽松的死命令,没办法,财力能省则省,苦了自己的人力也就是了。所以一晚上交待出去做模子,手上两道红印:一道尺子压的,另一道刀背压的,疼得要命。老妈本说帮我分担一个,结果在我做到第二个时过来说她头疼兼胃不舒服,我直接打发她去睡觉——得,咱自力更生吧。

“十一”前最后一天和Anny、小pe一起商量运动会入场服装的问题,旁边的某男从作业堆里抬头,口气极差:“你们说话能不能轻点?!”我当即沉了脸:“可以,工作你来做。”某男估计被吓着了——我在班里说重话都可以算是头一遭。果然人心烦的时候脾气会特别不好。

上星期和老妈大吵一架,起因荒谬到可笑。老妈说你把工作给别人做吧,学习要紧。我说班里就太多你这种思想的人我才会这么累。到后来就声音越来越大,再到后来就吵了。事后想想无聊透顶,除了嗓子疼和浪费半小时害我十一点半才睡外,没有任何结果。所以经常懒得解释懒得反驳,你说这样就是这样吧,说我学习不努力说我不务正业说这这这那那那都是你的错那就都我错好了,浪费口水和人争辩最累,还不如找两三损友磨牙聊天侃大山,至少有趣不用受气。

气球的事情还是没有搞定。我现在看到蔡蔡都有点怕怕,恐怖的完美主义者。气球公司也是让人抓狂,两天前约好了的,到时间打电话过去却告诉我现在公司没人,全出去装饰婚礼现场去了,再次充分体现了中国人口之多——结婚的人都能爆满到这地步。于是过两天我还得再跑一趟。然后就哀叹我这生活委员啥时候管这么宽了。某某某感叹说谁谁谁怎么都这么不负责任,我都懒得附和:要缩小自己的责任范围还不简单,我还说我只管收钱给钱呢,犯得着跑腿么,还没工资拿。所以花花面无表情说“决策的事别问我,需要苦力了你来找我好了。”时我异常爱她,爱到需要苦力了头一个找的就是她,笑。

于是明天五个苦力就要到学校去把四十四件衣服画完。于是我必须在今天把模子都出来。非常非常感谢刘Ci,我打电话请她来帮忙时她一迭声说了五个“好的”,可爱到无敌。还有pe,前面的图案她拍胸脯说全包在她身上了,我们全惊呆了地看她。然后蔡蔡,若不是她是文娱委员,打死我也不做这么多工作,实在是心疼了,小孩每天弄到这么晚,虽然动手型的工作她从来不做,不过大概我们也不敢交给她去做,她那动手能力,笑。

明天做完工作就杀去灵桥东吃烤肉。死蔡蔡,时间也不安排得好一点。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我被抛弃了PageTop我的人品最近用完了

Comment

Commentの投稿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する

TrackBack

http://preconfucian.blog119.fc2.com/tb.php/4-0b3d44b5

プロフィール

若木

Author:若木
FC2ブログへようこそ!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CHAT BOX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テゴリー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ブログ内検索

RSSフィード

リンク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