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厄,我不知道我想表达什么……

我问你生日想要什么,你说随便。我说送礼物真的是很麻烦呐,特别是你这种怪人。

后来你说送拼图吧,周日去买,顺便陪我去找书签。拼图?你果然是怪人,现在还有时间玩这个。

结果就从上午10点走到下午1点。你就这么讨厌公交车啊,城隍庙到天一阁到鼓楼再到天一广场,每次我说怎么去,你都回答得理所当然:“走去。”叹气,你就欺负我是路痴好了,把我往小巷子里面拐,知道你从小钻那些巷子的,方向感好,那也别鄙视我鄙视得那么明显好吧。“猫啊,你以后一个人出去会不会迷路啊?”你敢发誓你问我这话的时候肚子里没有偷笑?!



所以说你今天真得很抽啊。


我说:“这里到底有没有拼图卖啊?”你说:“你不是找书签么,管拼图的事干嘛?”喂,拜托,我今天出来是给你买生日礼物来的,买书签只是附带,你别本末倒置呀。


你说:“我是不是该经常下来找你啊?”我直接笑得挂你身上:“怎么,良心发现啦?”然后直接拒绝:“别,我现在忙着呢,你也不闲,你不是要准备复旦保送生的考试么,别嫌时间太多,啊。”


你说:“猫啊,你说复旦有希望么?”
“有有有,你要还没希望,你还让不让别人活了。”
“她们都不去。”
“那不更好。”
“文科班保送名额多,蛋她们好像想去北外。”
“啊~你别刺激我这理科生啊。”
“谁让你当年选理科的,浪费人才。”
哎,很久远以前我好像说过这样的话:“你报什么我就报什么,你要是决定报文科了就来告诉我一声。”那是什么时候呢?我好像记不清了呢。


“猫啊,你也考复旦?”啊,很久以前我是这么说过。可是
“应该不会去那里的,分数实在太高,至少也得690吧。”
“那自主招生?”
“我比较看重专业啊,宁可要好专业的。”
“那不会在一个大学了?”
“基本上是的。”
哎,很早很早的时候我有没有说过要和你考同一个大学?


“猫啊,会考到上海来么?”
“不知道呢,蔡蔡说了,我要不和她一个大学她就劈死我。我已经答应她了,所以……答应了就要拼命做到的。”
“我本来以为我们至少会在一个城市。”
哎,我以前真的没有想过这些,吧。



“猫啊,要能保送就好了。”
“废话。”
“再也不能像中考那样了。”
“哼!你当时那数学……我当时查完你分数,整个人都呆掉了,拿着电话站在那儿半天没动,把我妈吓得,一个劲儿问我是不是考砸了。”
“唉,罪过罪过,害你全家担心。”
“还好还好,也就五分钟,我妈听完我分数就没事了。倒是我急得给你打电话也不是,不打电话也不是。”
“所以说我运气好嘛,当时就有预感,上分数线还是够了的。”
“你就得瑟吧,也不知道是谁后来一到数学考试就有心理阴影。”
“我们俩数学也差不多吧。”
“那是以前,读了一年半文科的人闪一边去。”
哎,你知不知道啊,我当年真的是吓死了啊。


“这家甜品店很适合等人啊。”
“嗯。”
“不过我一般没人等。”
“哈,那下次我约你,让你等上一个钟头。”
“喂……”
“开玩笑的,开玩笑的。”
哎,我要是真的让你等,你会等多久?



我到家还没换鞋子,蔡蔡来了电话:“你没去看电影啊?”
“没有。逛完就回来了。”
“买了什么?”
“什么也没买,请她吃了午饭,在甜品屋。抹茶慕思很不错。”
“那玩得开心?”
“啊,我跟你说哦,某人今天抽掉了。”
…………
“你们怎么这么像电视剧:男的终于发现爱上了女的,可是已经太晚了,女的已经不爱他了。”
“我拜托,你这什么破比喻,再说这剧情也忒狗血了吧。……你别说,还真挺像的。”
“是吧。”
“不过我依然很爱她啊啊啊~”
“你少恶心。”
“还不是你先这么说的,你那比喻本来就恶心好吧。”
“是你们自己狗血。哎,说正经的……”



所以说,我跟你真的很狗血啊,你看,连蔡蔡都这么认为了。


你说,我待在你身边的日子有多长?初中的时候,你同桌永远会在中午被我走,然后你做作业我看闲书,班主任走进来,摇摇头叹气走开。我是这么无私的衬托你好学生的形象呐。高中的时候,我空了就来你们班报到,从隔一道墙,到差一层楼,再到相距两层楼。我现在只要拿了作业起身,不用说明,朋友就知道:“又去12班啊。”大学的时候,唔,不知道了,我想我不会千里迢迢去另一个城市看你的,所以大概会不常见面了吧。

我真的记不得我最初是怎么和你认识,你为什么能记得那么清楚呢,军训的第几天,我睡在你左边还是右边。我觉得还是记不清比较好呐,这样会觉得很奇妙很有缘,可是你就是记得那么清楚,我也没办法。于是你说过一遍后,我还是把那个时间那个场面忘了。

你今天说自己天生凉薄。我说:“一般的说法是‘天性凉薄’吧,怎么学的文科。”你说:“本质不还是一样。”是一样,可你让我怎么接你的话?


我有次和蔡蔡感叹说:“人有时真是犯贱。”蔡蔡说:“你犯贱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唉,其实我们两个都差不多。”是哦,人真是犯贱啊,会喜欢对冷冰冰的人那么好。


“我是不是该经常下来找你?”还是疑问句啊,可你若早说两个星期,我会很高兴,兴许还会感动。可我现在心很凉呐,那么一点温度不够。

你的同班同学怎么说?我很感性?好吧好吧,是有点,所以我不会分析我们的友情有多少成分,有多少保质期。我只是觉得撞冰山上了呢,我很怕冷的。我的手常年是冰的,一到冬天嘴唇指甲就发紫,这你应该很清楚的啊。

呐,其实我本来是计划陪你看电影的,不过有人请你了。我周四说要不一起去吧,你周五打来电话只字未提电影的事。所以我想另一个人不希望我去?所以我也不提了。哎,我难得在除了文字游戏以外的方面听出你的弦外之音哪,人有压力了就会变敏感果然是真的。那么我以前是不是很让你犯难,我大概从没听懂过你的暗示吧。你是不是有时候说了什么后看我若无其事继续原先的话题然后就觉得一个头两个大?

你说你那天接到我的电话就觉得一个大学没希望了。喂,你什么逻辑啊,干那个电话什么事?我那时是心烦是心烦,要不是不知道我家亲爱的的电话,谁打给你啊,你个不会安慰人的笨蛋!


蔡蔡说:“那个男生这么好你当年为什么不喜欢啊,换了是我早就被拿下了。”我说;“时间不对啊我也没办法,我也知道他很好的。晚5年吧,他若在大学时喜欢上我,我一定会爱他。可惜他早已经不喜欢我。”

我们是不是也差不多。晚3年或早3年,我都不会为你做这么多。可遇上你就是在那个时候,我身边谁都没有。而你的主动再早一点,哪怕一个月,我也不会像现在那样觉得累。人的体力精力透支了,就不容易恢复呐。

哎,我是真的真的觉得没力气了。我们会不会变成普通朋友啊,我有点不甘心呐,我曾经那么努力的。我现在连高考觉得压力很大也懒得跟你说了。

星期一你生日啊,你说会带蛋糕来,被同学逼的。好吧,我懒的爬楼梯了,你要是记得,就把蛋糕送下来吧。



蔡蔡只说对了一半:确实是太晚了,只是我还没有再也不爱你。友情和爱情还是不一样的,所以保持现状就再好也没有了。



很好,这些你都看不见,所以就永远不要看见吧,永远永远不要看见。



ps. 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写些什么,就当我也一样抽了吧。最近真是很混乱。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无意义流水账PageTop天才们的最终去向

Comment

No title

抽搐,亲爱的,你在干嘛?是在讲叶某人的事情吧,嗯,那个姑娘呢,我见了一面,感觉……怎么说,好像有些淡淡疲惫,有点冷,可能是文科班的原因吧,“天性淡薄”……笑。如果总是觉得因为无法再和对方贴近一点而感到心寒的话,就稍微冷一冷吧。距离和感情不一定要成正比的(比如我们~啦啦啦)
说起大学的事情,我们在报大学的时候老师一再强调不可以因为朋友去哪里你就跟哪里,要有自己主见来着,默。
和蔡蔡或是叶菲在一起都很好啦,害怕改变是正常的,但是世事就像流沙,不是我们想抓在手中就能抓住的。
我其实常常想,若是我没出国,还在你身边,可能大家都不会这样好了。或者,早就因为成绩的问题被拉下去了,会越行越远。有时候因为一些原因而保持着距离,反而可以一直保持最好的感觉呢。
摸头,别惆怅。有些人凉薄,不代表他们不记得。不要以为自己的付出都没有用,或许他们都悄悄藏在心底的,或许在你看不见的地方他们也如此抒情过的。
XD。亲亲。

No title

天哪,我在写些什么,来个雷劈死我吧……TAT
人情绪不稳的时候绝对绝对不可以写东西啊,写了也不要发上来啊,啊~我现在想抽死我自己啊,啊,啊(你“啊”够了没有,pai飞~)
于是说,亲爱的,这要怎么删?海带宽泪

No title

哈哈哈哈……
为啥要删,不挺好的么,难得看见我家若木抒情,嘿嘿嘿。
顺便告诉你个事。
我圣诞节要回国啦。
欢迎我吧~拥抱我吧~~谢谢~~~(抽打)

No title

我就这么冒昧的摸(?)过来了.似乎真的很冒昧.....
觉得和若木亲真的很有共同语言,这就是同被中国传统教育压制的学生么....
冷淡的好朋友我也碰到了呢,我的死党就是因为分班而让我有一种日渐疏远的感觉(死啊,按成绩她一班我二班!).
T T..3年的感情啊凉薄着就消失不见了.其实这样抒情的东西我也写过,就是没敢给人看.
后来慢慢也习惯了,虽然一直以来隔着一面墙,生活在不同的班级交了不同的新朋友,但是其实好朋友的默契不用说些什么话不用费多少时间也不会就那么没了啦~但我也深深的了解,虽然想的通但真的感觉到那份疏远真的好难过.
我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莫名其妙就讲了一大堆.也许我们有共同语言吧,笑.(个人感觉.殴打)
P.S.LINK抱走啦~

No title

啊啊,看到氷澜亲了~,欢迎抱走LINK^_^
“同被中国传统教育压制的学生”,说得好,我正深刻体味着大山压顶的痛苦,TAT,现在看到自主招生就抽。
凉薄凉薄,叹,我现在倒不纠结了,想来想去还是自己太贪心了点,毕竟感情这东西是没有什么所谓的理所当然的。况且向来冷淡的人突然转变也是一件挺让人伤脑筋的事,笑。
唔,很高兴氷澜觉得和我有共同语言,于是说,我们一起声讨万恶的教育制度吧~(天音:我不认识这个人……)

Commentの投稿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する

TrackBack

http://preconfucian.blog119.fc2.com/tb.php/9-18015a5a

プロフィール

若木

Author:若木
FC2ブログへようこそ!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CHAT BOX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テゴリー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ブログ内検索

RSSフィード

リンク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